学校主页首页基地简介信息快报科学研究 人才培养科研成果咨询服务规划与管理学术交流法律法规留言板《西南民商学人文库》《民商法学博士文库》《西南知识产权博士文库》《民法哲学研究》《中国不动产法研究》《家事法研究》《土地管理法》修改金融危机与法制建设中国民法典的制定比较法研究
咨询服务

“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受追捧

== ==



“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受追捧

举办多期讲座听者众多,风雨难挡市民热情

农村宅基地房屋交易何时开禁?城镇居民在农村投资时应如何规避法律风险?法院判决宅基地房屋交易无效的制度性原因是什么?8月11日晚,市司法局、市普法办和深圳图书馆联合主办的“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上,市民听众与主讲嘉宾进行了热烈的互动交流。记者了解到,“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已举办了多期讲座,每一期都吸引了大量市民,受到听众的热情追捧。

8月11日晚,在深圳图书馆五楼报告厅里举办的“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上,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房地产教研室主任唐烈英教授以农村宅基地房屋转让为视角论述了法律禁令与社会效应的冲突。尽管当天受台风影响我市阴雨不断,但恶劣天气没有阻挡住市民参与大讲堂的热情,仍有数百名市民冒雨陆续前来。唐烈英就目前法学界相当热门的农村宅基地房屋交易能否解禁的问题为市民作了深入浅出的精彩演讲,并就市民的提问一一作解答。

在接近两个小时的演讲过程中,大部分市民手持大讲堂发放的授课内容材料,专注地听讲直至活动结束。住在福田的覃先生一直很认真地听讲并做着笔记。他说他的同事曾多次向他推荐法律大讲堂,所以此次他是专程前来听课的,自己的房地产方面知识比较欠缺,此次听“大讲堂”对他而言是一次很好的充电机会。由于收获良多,他表示以后肯定还会继续参加大讲堂。

像覃先生一样专程前来大讲堂的市民很多,他们分别通过多种渠道得知法制大讲堂的活动,有的是收听了电台广播,有的是阅读报纸,还有的是看到图书馆的宣传海报和宣传短片。

现场的听众大部分是中青年市民,因此观众席上一头银发的王阿姨端坐着认真听课的背影显得特别抢眼。王阿姨近日住在图书馆附近的女儿家里,帮忙照看孩子的闲余,偶然在报纸上获知大讲堂的消息,就冒雨前来了。听过讲座后,她大赞大讲堂办得好,能够把市民的空闲时间利用起来,提高市民对法律的认识。

记者了解到,“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已举办了多期讲座,每一期都吸引了大量市民,受到听众的热情追捧。在没有天气因素的影响下,举办活动的图书馆五楼报告厅常常是座无虚席。

□现场互动

农村宅基地买卖会开禁吗?

对市民提出的农村宅基地房屋交易将何时开禁问题,唐烈英表示,尽管自己作为研究房地产

法律问题的学者,但仍难以对这个政策性很强的问题进行预测。现已颁布的《物权法》虽历经14年的修改,但涉及宅基地问题只有4个条文,看不出是开禁还是继续禁止,但应承认物权法的条文已经有所松动。《物权法》第155条规定:“已经登记的宅基地使用权转让或者消灭的,应当及时办理变更登记或者注销登记。”变更和注销登记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此可以认为这是对宅基地转让问题的一个小小的开禁。

有市民提出,当前有农民或城镇居民在农村租用土地种植农作物,根据现有法律,林场的出租期限是50年,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可以从哪些方面规避或回避法律风险?唐烈英指出,我国城镇住宅的使用年限按过去规定是70年,但是现在《物权法》已规定,其使用期限到期后自动续期。同样,农村土地承包期限起初规定是3年,后来由于现实原因,相继修改为10年,直至现在的30年。这些事实说明,法律一定要适应社会前进的步伐。可见,公民既是守法用法者,也是推动立法的一股强劲力量,她希望大家一起来推动我国的法治进程,相信立法者会听取公民的心声,根据时代的需要修订法律。

讲座尾声,市司法局钟晓渝副局长与唐烈英教授就目前法院为何要判决宅基地不能买卖宅基地问题展开了学术性的探讨。唐烈英认为,目前法院判决宅基地不能买卖宅基地,主要的问题在于现有法律还在固守身份立法,没有注意到城市化进程中城乡一体化的现实。她指出,居住区域没必要进行限制,城乡一体化是不可逆转的现实。开禁应当是一个冲破身份的立法。宅基地的身份权实际上与中国历史发展相联系。

钟晓渝认为,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宪法对于土地性质的规定。我国宪法规定,农村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两者都是一种公有制的性质。在公有制的条件下,宅基地归集体所有,这是问题的关键。农村的宅基地不允许买卖,就是因为农村土地还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从制度上看,如果农村宅基地买卖开禁,则现在城市可供开发的土地少,而农村多,则担心会有大量资本流入农村市场,使农民失去世代流转的土地。要兼顾平等和发展,首要的是平等,因此现在还不能开禁,但市场化已不可逆转,所以开禁也有待时日。

□讲座热点

宅基地房屋转让与社会效应的冲突

此次唐烈英教授的演讲题目是“论法律禁令与社会效应的冲突—以农村宅基地房屋转让为视角”。她以发生在北京通州区宋庄的一桩宅基地房屋买卖官司为引子,探讨的是当今法学的热门话题,即农村宅基地转让的法律禁令与普遍存在的社会现实之间的冲突及解决办法。

她称,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自愿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即使双方已经履行改建装修、即使城镇居民长期居住,一旦土地房屋增值,农村居民一旦反悔,就会发生纠纷。她表示,此类宅基地房屋买卖案件颇具普遍性。唐烈英依据《宪法》、《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实施细则》、《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关于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的具体应用问题请示的答复》等相关法律法规,向市民讲解了此类判决的法律依据。我国现有法律法规禁止农村宅基地房屋交易,但是,“一户多宅”、“宅基地不可能仅在本集体组织成员中依法流转”、“宅基地闲置待价而沽”、“宅基地入市”等现象却普遍存在,这就引发了法律禁令与现实情况的冲突。

关于该冲突在理论上的破解,唐烈英介绍了两个对立派别的主张。其一是反对派,反对农村宅基地房屋上市交易,反对城镇居民购买农村宅基地房屋。他们认为,农村宅基地所有权本质上属于集体,宅基地无偿分配制度决定了其不可交易性,村民只享有使用权,无实施买卖、出租等处分权。同意宅基地转让会产生农村人口流离失所、生存权不保的问题,导致社会不稳定,农民生存权不可用财产利益交换。开禁农村宅基地交易,真正受益者不是普通农民,而是社会强势群体,会造成社会总体利益的失衡。与此主张对立的是赞成派的观点,即赞成农村宅基地房屋上市交易,主张城镇居民有权购买农村宅基地房屋。他们认为,宅基地使用权是用益物权的一种,产生收益符合用益物权的原理。宅基地无偿分配不能决定宅基地可否交易。现实情况显示宅基地转让并没有危及农民生存权,反而给他们带来较高利润。宅基地买卖纠纷不是生存权危及造成的,根本原因在于由土地市场价格上扬等引起的利益驱动。宅基地不是农民生存保障之本,农民生存权应当通过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制来实现。禁止宅基地使用权的转让,农民因为其宅基地无法流通,其可得的合法利益要受到损害。此外,社会强势群体不会因为禁止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转让而停止猎取可能获得的集体土地上的利益。禁止城镇居民购置农村宅基地房屋有违法律的平等原则,也会使出尔反尔的人规避法律的行为得到法律的认可而有失法律的尊严。

在结合案例分析两派论争的基础上,唐烈英最终得出了以下结论:法律应当以社会现实为基础,符合现实、顺应社会发展趋势的、能够真正维护社会大多数人利益的法律才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法律。

□相关链接

“大讲堂”近期热点讲座多多

“深圳市公民法律大讲堂”(原名“法律与生活”)大型公益系列讲座,于今年4月试运行。举办的初衷是为配合市委提出的人文精神建设,提高深圳公民的法律素质,提升城市“软实力”。法制大讲堂以培养公民法治精神为目标,精心选择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的法律问题,如两税合一、劳资纠纷、信访、婚姻继承、证券交易、交通安全等。

从今年4月至今,大讲堂已先后邀请了多位资深律师和专家为市民讲授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知识。市政协副主席、普法办主任、司法局副局长钟晓渝曾做客大讲堂演讲“公民与法治”;尹成刚和邱永红就《物权法》和证券交易中的法律问题作了专题讲座;范秀玲和童新则分别向市民讲解道路交通安全法律知识和购房应注意的法律问题。

据了解,除此之外,八月份的“市公民法律大讲堂”还将围绕市民关注的劳动合同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相关问题举办法律讲座:8月18日(周六)19:00-21:00,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隆仕明将为广大市民解读《劳动合同法》;8月23日(周四)15:00-17:00,市交警局法制科副科长夏旭昆以《道路交通安全法与道路交通安全常识》为题,为市民讲授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交通安全法律常识。



打印】【关闭

 

版权所有:西南政法大学 E-mail:webmaster@swupl.edu.cn

网站地址:西南政法大学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3-6538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