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首页基地简介信息快报科学研究 人才培养科研成果咨询服务规划与管理学术交流法律法规留言板《西南民商学人文库》《民商法学博士文库》《西南知识产权博士文库》《民法哲学研究》《中国不动产法研究》《家事法研究》《土地管理法》修改金融危机与法制建设中国民法典的制定比较法研究
中国民法典的制定
侵权责任法立法

金平、赵万一:《我国民法应确立物权制度》

== ==



我国民法应确立物权制度*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渐趋深入,变革所有权制度被历史地推至突出的地位,而应用范围更广的物权制度却不为世人所重视,这是因为物权概念比较抽象,又与中国传统的权利观念大异其趋。但法律制度的择用并不依人们的善恶藏否为转移,而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完全取决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换言之,法律准则只是某一特定社会经济关系的外化反映。因此对于传统物权的研究,只有结合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剖视来进行。

一、历史的承继——我国建立物权制度的必要性

物权概念最先肇端于古代罗马社会,是罗马法中与债权相并列的一项重要法律制度。在罗马法上,物权被定义为对物直接管领并排除他人干涉的权利,也就是所有人得直接行使于物上的权利。所有权、地役权、地上权、永佃权、质权、抵押权等均为其组成部分。这种物权制度对于维护当时社会秩序的安全与稳定,对于保证社会财富的充分利用及促进古罗马商品经济的发展等诸多方面,都发挥了其他法律制度所不可能起到的巨大作用。

罗马法作为“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法律的最完备形式”, 对于后世立法,特别是资产阶级民事立法产生了巨大影响,在《拿破仑法典》中虽未直接出现物权这一概念,但物权制度的许多内容,如地役权、抵押权、质权、用益权、通行权等在法典中却均有所反映。及至《德国民法典》,不但全盘沿袭了罗马法上的物权概念及其分类,而且还有所发展,并将物权制度专列一篇,从而建立起了一个包括所有权、地上权、地役权、用益权、抵押权、质权等在内的物权体系。以后的日本、瑞士及国民党民法等又基本上沿袭了德国民法典的篇章结构,遂使这种物权体系几成不刊之制。物权制度之所以会受到这么多国家的如此重视,其根本原因除了在于这种制度本身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之外,更主要的还在于这种制度确实适合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资本主义各国正是利用物权和债权这两大法律制度对私有权的确认和交易安全的保证,才由此确立了社会生产所必需的正常的外部条件,从而有力地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的高速度发展,使其在极短的一二百年内,创造出了比以往一切时代还要大得多的生产力。

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没有物权的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也没有确立物权的概念,而是将物权体系分解为“财产所有权和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 虽然就其本质来说这些与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无外乎是传统他物权的另一叫法而已,并没遁出限制物权的作用内容。但由于缺乏一种概括性的规定,各种财产权缺乏一个共同的指导准则,并且这种对其它财产权进行简单罗列的方式,也不足以达到包罗无遗的程度,特别是不能对尚未出现或虽已出现但至今仍不明晰的经济关系作出硬性规定,故很可能会使新出现的社会经济关系因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定而得不到有效调整,从而出现法律作用域内的空白。但社会的发展并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经济关系的激变必然要求法律进行有效规范,纷繁复杂的社会关系亟需通过法律予以确认。物权制度也越来越有明确提出的必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物权体系势在必行。那么是否可以照抄照搬大陆法系的体系呢?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这不但因为传统的物权体系是适应自由商品经济的需要而建立起来的,其存在的基础是不受任何约束的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这与我国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宗旨迥然有别。而且更主要的则在于社会经济关系发展至今已有了重大变化,出现了许多传统物权所无力调整的新型社会关系。

二、传统物权的窘境——与现代经济关系的冲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各种固有观念都受到来自改革实践的严峻挑战,社会的进步要求对历代相沿积淀而成的制度和概念作出修正,传统的物权体系便被历史地推至改革的前沿。时至今日,传统物权体系已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已无力调整纷繁复杂的社会关系。这种不适应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土地地位的削弱,动摇了传统物权体系所赖以存在的基础。传统物权最初是适应落后分散、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而发展起来的。小农的主要财富是土地。土地位置的好坏、质地的优劣、面积的大小便顺理成章地成为衡量财富多寡的天然标志。为了有效地保护占有人的利益、稳定经济关系,罗马法首先创立了所有权制度;为了便于合理地利用和耕种土地,罗马法又创设了永佃权、地役权等他物权;为防止他物权人损害原所有人的利益,罗马法又规定了抵押制度,最后终于形成了一个以所有权为核心的,主要是就土地而言的物权体系。当商品经济取代自然经济而占据统治地位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工业生产开始居于整个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社会经济的重心也由农村转移到城市,从庄园转移到工厂。从而相对地减少了土地的占用面积。国家管理经济职能的空前膨胀,公共服务设施(包括公路、铁路、车站、码头、街道、银行、通讯、航空等等)的大规模兴建,使得永佃权等实无多大存在之必要。传统物权中的许多制度也很难再发生效力。

第二、智力成果的勃兴,打破了传统物权一统天下的局面。罗马法上的物权,其中特别是所有权,是作为人们参与民事活动的前提和目的而被加以规定的。由于在小商品生产条件下经济关系简单,活动目的单调,因而生产领域里的几乎一切活动都可被纳入物权体系,形成物权独霸生产、消费领域的局面。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技术因素在社会生产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技术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效率的生产工具,发现了种类繁多的新能源和新材料,大大拓宽了人类干预自然的领域,相对缩短了阻碍人类交往的空间距离,并使自然环境对人类生产、特别是工业生产的影响变得无足轻重。这一切说明智力成果已经取代生产资料而在社会生产中占据统治地位。但由于智力成果根本就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物,它既不能为人力所直接控制,又没有在自然界中占据一定空间,因此,尽管它也能象物一样参与交换,但物权对其却无能为力。作为生产领域里的基本法却不能对生产过程中的主要经济关系进行调整,说明这种物权制度已很有重新加以改造的必要。

第三、新型财产权的出现,肢解了传统的物权体系。如前所述,传统的物权体系是适应落后分散的小商品经济而建立起来的,在这种生产条件下,小生产者大多自己经营自己的财产,他集所有者、经营者和消费者于一身,很少借助于交换即可获得生产消费和生活消费上的满足。因此,只需规定所有权、地上权、永佃权等几种物权,即可全部调整因对财产的利用而发生的一切社会经济关系。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和巩固,社会财产的利用形式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生产的目的也由对财富的消费变成对剩余价值的贪婪追求。在这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新技术的采用、兼并与联合、垄断与竞争、冒险和钻营等一切活动都是围绕着如何获取尽量多的利润而进行的。以前被视若生命而百般加以珍爱的土地也失去了种种神秘色彩,变成“一架为他铸造货币的机器” 至于其它财产,当资本家自信通过自己的活动能获益最多时他就直接占有使用该项财产;当他认为通过别人的活动能获益最多时,他就会有偿地将自己的财产交给别人使用。与这一经济发展的需要相适应,便产生了一种新的组织形式——股份有限公司。这种公司不仅可以通过发行股票的形式聚集到庞大的资财,而且还可以根据自身经营管理的实际需要,将资本所有者排除在公司的生产经营事务之外,有能力、懂技术、会管理的经理人员开始实际执掌着企业,经营权和所有权开始实际分离。到了社会主义社会,生产资料主要由国家代表人民来行使所有权。但国家对于众多的财产并不直接进行管理,而是由企业进行实际的经营。这不但因为各种企业条件各异、产品种类繁多,国家根本就无力确定企业的具体生产经营活动,而且还在于这一时期生产力的发展还不足以达到使生产资料和劳动者在全社会范围内直接结合的程度。但对于这种因直接经营管理他人财产而享有的经营权,由于它既与所有权本身有别,也不同于传统物权中的使用权(或用益权)。对此如果仍套用传统的物权概念,那么必然会出现削足适履、名实难符的现象。其它新出现的一些财产权(如承包权、城市土地使用权等等)也具有类似的特点。说明传统物权体系已无力调整新出现的纷繁复杂的社会关系,以土地为主要调整对象的物权概念;发展至今已有进行大规模更新的必要。

三、历史的抉择——关于建立我国物权体系的摸式构想

由于种种历史的原因,我国的民法素不发达,各项财产制度极不完备。时至今日,系统而完备的民法典尚付阙如,物权的概念和内容更鲜为人知。而客观经济规律本身又要求补齐法律调整上的空白,以便于更好地利用法律手段管理经济,从而加速我国商品经济的发展,那么,被历史推至突出地位的我国物权体系到底应该怎样构想呢?我们认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法律关系只不过是经济关系的外在表象,因此每个时代的物权制度都应具有不同的性质和内容,都应分别确认不同的社会经济关系,而物权制度的不断变化及其内容的历史差异性,最终又要取决于所有制关系的依次更迭和生产力的渐进发展状态。因此,我们对物权制度的研究应该紧紧追踪经济体制改革向前推进的步伐,物权体系的内容也应该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为目标而设定。事实上,经济关系的变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深人进行,已为新型物权制度的创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我们设想的新型物权体系主要应该包括以下几项内容:(1)所有权;(2)经营权;(3)使用权;(4)地上权;(5)担保权。就所有权而言,它又可具体分为有形财产所有权和无形财产所有权,前者即传统物权意义上的所有权,其存在理由自毋庸置疑,后者则是指的智力成果所有权。智力成果也是商品,这已为频繁发生的技术转让活动所证实。作为商品交换的前提条件是彼此承认对方是交换品的所有者,即以存在所有权为前提。但因囿于传统物权的概念,各国的立法例大都不承认智力成果的所有权,而是纷纷专门确立了专利权制度。但只要经过稍加分析我们就不难发现,所有权和专利权并无多少质的差异,作为专利制度的最本质的属性是它的独占性,这与内含于所有权内容之中的占有实无二致,因为占有同样具有排它的独占性。换言之,如果并不把占有仅仅理解为直接的“身体把握”,而是看作为一种“实际控制” 的话,那么实际上就可以在占有和独占之间划上等号。所有权中的其它权能同样也适用于智力成果权。将专利应用于生产是为使用,转让即为处分,收取基于专利技术所得之利益可谓之为收益。当然,智力成果权与有形财产所有权相比是有许多不同之处,如客体的不易把握性和使用主体的多数性等等。但无论如何智力成果权仍脱离不开物权概念的作用系统,它与有形财产所有权的不同仅在于同一事物内部量上的差别,而没有根本质上的差异。

就经营权来说,前已言之,它是伴随着所有者与经营者的逐步分离而从所有权中派生出来的,并进而构成对所有权行使的一种限制。就目前我国的国有企业来说,它是企业所享有的一种受托经营自主权,其内容包括企业在国家授权的范围内,因从事相对独立的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活动所必须享有的一切不为法律所禁止或限制的财产权利。这种权利虽然是基于所有权而产生的,但却又游离于所有权之外,本身并不构成所有权的一项权能。之所以说经营权属于物权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因为它符合物权的一般属性:(1)它是一种带有绝对性质的权利。不但所有权人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均不得干涉经营权人权利的行使,而且甚至就连所有人国家也不得对既已授予给企业的权利横加干涉、随意更改,企业独立行使依法由自己享有的权利。(2)对于被他人非法占有的财产,不管辗转流传到何人之手,经营权人都可以象所有权人一样追随其物而主张权利。

使用权和地上权基本上是由传统物权中的概念演变而来的。与传统使用权不同的是,新型使用权也是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进行而产生的,它所要研究的主要是中外合营企业中作为入股资本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以及城市中因建设商品房而涉及到的土地使用权和农村中的宅基地使用权。地上权所要探讨的则主要是相邻关系中的权利义务关系即相邻权。这些权利作为所有权的补充和特殊的作用形式,共同保证着对物的合理利用对于原物权体系中的抵押权和质权,我们认为可以将其与留置权、定金等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担保物权体系。关于其特点、分类等因与本题无涉,故不赘言。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应取消物权的优先行使性,将传统的物上请求权和债上请求权放在同一起跑线上,只有如此,才能真正体现出民法所要求的平等原则。就实际情况来看也应如此,在现代社会经济生活中,保护交易安全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对所有人利益的保护。

当然,物权体系的内容并不应仅仅局限于以上罗列的这些。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一定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新型社会关系要被纳入物权制度调整的领域。

综上所述,我们的结论是:物权制度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衍生于一定经济关系之中的物权制度,总是为它所赖以产生的经济基础服务的。我国有计划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制度,必然要产生出与其相适应的所有权及其它财产权制度,也必然要产生出特有的物权体系。只要我们认真遵循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根据我国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那么,新型的、适合中国国情的物权体系就一定能够顺利建成。

原载《中南政法学院学报》1987年第1期。



打印】【关闭

 

版权所有:西南政法大学 E-mail:webmaster@swupl.edu.cn

网站地址:西南政法大学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3-65382008